“不符合主流的长相就是高级美”我们差点都被忽悠瘸了

丹凤眼、高颧骨、黑长直,这三个元素若具化到一个人身上,大概就是这副模样:

她的五官气质因为极具亲和力,获得了国人的喜爱。同样受到国人喜爱的超模还有杜鹃、奚梦瑶、何穗等等。

2016年出道,在国际时装周走过多场秀的年轻模特刘春杰,她今年才24岁不到:

雎晓雯是这些模特里,唯一的一个没有高颧骨的人,但她宽眼距+小眼睛的长相,在模特中脱颖而出,极具辨识度。

吕燕本人并不黑,但为了让她符合西方人眼中的“东方美”,在很多封面代言里都是黑黄的肤色,加上满脸的雀斑。

也就是从吕燕开始,白皮对中国审美的PUA开始席卷时尚圈,直至如今还有人以这种特殊面貌为标杆,称之为“高级脸”。

怎么说都是有理的,长期受到白皮PUA的审美观,我们也逐渐形成了“高级脸=非主流审美”的惯性思维。

近些年符合国人审美观的模特如刘雯、杜鹃走向国际T台之后,我们才惊觉,原来我们真正喜欢的是这样的面孔。

时尚圈喜欢猎奇不假,从各种奢侈品牌推出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单品就可以看出,他们总想打破常规而创造出新的审美方式:

LV编织手袋,可以装超多的东西,与拼夕夕上的6元编织袋相比,似乎没太大的区别。但这玩意儿要2万多元。

每隔一段时间,时尚圈就会推出一个长相充满争议的模特,来挑战观众的审美底线。

何为“恐怖谷”,通俗解释就是假娃娃做得太过逼真,形态接近真人而让人心底泛起恐惧的一种现象。

模特这张照片,不仅色调非常阴间,脸上的假白和反光,看起来就像一个接近真人的瓷娃娃,且非常恐怖的那种。

当然,签约她的经纪公司主打的格调就是“非常规”,他们挖掘长相异于常人的模特来加以培养。

这没什么问题,但问题出在,美国版《VOGUE》杂志在网上分享了模特的照片,并称其具有独特的吸引力。

不少中国网友声称自己活了几十年走遍神州大地,都没有见到过这种奇特的长相。

下图分别是宽牙缝的光头女模Simone Thompson、被称为“胡子女士”的英国模特Harnaam Kaur、以及患了罕见疾病“ 猫眼综合症”的Caitin Stickels。

如此并不能说明,他们选用上海姑娘高其蓁作为模特,就是公平对待全世界的眼光。

吕燕之流,正是在这样的一个风口上被推上了国际T台,拿到了无数国际时尚界大奖,从当初不被周围人注意的姑娘,成为了国际名模。

谁都不想承认自己很LOW,于是都违心的夸着,她的脸真的很高级,万中无一啊!

文化审美霸权悄无声息的入侵,谎言说多了连自己都信了。所以才有了一系列迎合病态审美的作品和人,不断地刷新底线。

陈漫的这副作品,被记者拿到日本街头去采访,在采访之前并未告知对方,这是中国摄影师拍摄的广告封面。

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人看了这副照片之后,起初认为这是非洲人,被告知是亚洲人时,她认为在恶意侮辱亚洲女性,离开时还狠狠的瞪了记者一眼。

另一位做过大学讲师的老妇人说,看服饰像中国云南少数民族的,但是长相却是典型的蒙古人,她显然跟汉族女性没有关联。

第三位日本人看完之后,讥笑着说,这是欧美人凭想象力创作出来的亚洲人吧!——他若知道这是中国人拍的,不知道作何感想。

说起日本,他们和美国不合的时候,也一度是眯眯眼的代言人。眯眼厚唇塌鼻子……他们曾被美国人称为:发臭的小个子野人。

虽然后来眯眯眼的“刻板印象”交给了中国,但时尚圈,仍然是PUA审美的重灾区。

国际上影响力非常强大的日本名模富永爱,在本土并不太受日本人的待见。他们将富永爱称为“爬虫类女”,认为她不能代表日本人的长相。

富永爱在学校时就因为细长的单眼皮被同学们霸凌,这当然是个不好的事情,但也由此可见,很多在本土非主流的长相,在西方却被推崇为“东方美”。

有趣的是,富永爱的长相虽然不被日本人待见,也比很多中国模特的待遇要好得多。

如果我们不服气,认为她们偏离了我们的审美观,西班牙人就会被一波别有用心的人一键三连的质问:

概念混淆完成后,下一步就会自信的说:我们中国人全都是眯眯眼,这就是高级美。

一边迎合西方R华审美,一边叫嚣自己是小眼睛怎么就不配做中国人,这种人非蠢即坏。

当别人对我们的偏见,包含了歧视和侮辱时,还在对方的说辞里睁不开眼睛,才是最大的讽刺。

有些模特本身就长这个样子,吕燕也好,高其蓁也罢,攻击相貌实属不应当,我们该警惕的不是模特要长什么样,而是要警惕白皮利用这种审丑,摧毁我们的审美话语权。

例如我们五六十年代偏爱大脸盘大眼睛肤色健康的长相,现在确实多元化了很多,无论小眼睛还是大眼睛,我们都觉得有各自的美。

在古代,我们的祖辈见到白皮肤和红皮肤的外国人,只觉得难看(普通白人好看的确实也不多)。

是什么时候觉得好看的,也是最近二三十年的事(受到了西方影视文化输入的影响,主角都是帅哥美女)。

结合欧美大片里的白皮男性都是统一的审美,不存在像《尚气》主角这种长相的人。

再跳出“审美观”这个框框你会发现,西方对“东方美”的故意审丑,以及各种说辞,最终符合了这样一个结论:

从以前称呼西方人为鬼佬,到现在不少女生以找黑人白人做男友为荣,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
为什么他们更慎重地对待黑人的权利,却想尽一切办法的在影视文化时尚审美等方面,去歧视和弱化亚裔人种。

《绿皮书》里有这样一段话:他们来看我表演,只是因为这样会显得他们很仁慈。

以一种施舍的姿态来彰显他们对多元化审丑的包容,这本身就是一种侮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uafuly.com/,西班牙人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